收录

词条

入驻

用户

品牌百科 >>所属分类 >> 广告理论   
睡眠效应
顶[2]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显示全部]

同义词                                                             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者效应(Sleeper Effect)



有趣的心理学现象 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睡眠效

  使坏印象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邮递销售或上门销售中有这样一项保护消费者的制度,即使是已签订的买卖合同,只要超过了一定期限就会被自动失效。这个制度被称为“冷却制”(cooling off)。

  这里的“cooling”是指从一开始认为“很好”到后来可能认为不怎么样的这段冷却期。反过来,起初认为“没有什么好处”的坏印象也可能由于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继而产生好印象。心理学称这种现象为睡眠效应。

  比如,谈判陷入僵局即将破裂时,提出“先吃午饭,等吃完后再做决定吧”,让双方有一段冷静思考的时间。等重开谈判时,进展会异常顺利。谈判到达高潮时或刚刚进行劝说后,给予对方一段思考的时间,会收到良好的效果。因为劝说者与劝说内容的暂时分离会增加信息的可信度,使对方做出冷静的判断。



名词解释 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睡眠效应

       睡眠效应是指在信源可信性下的传播效果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的现象。也就是说,传播结束一段时间后,高可信性信源带来的正效果在下降,而低可信性信源带来的负效果却朝向正效果转化。因此,有人称此现象为信息振幅效果定理。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被系统地研究始于卡尔•霍夫兰。他在1946—1961年期间,与合作者们就传播和态度的改变进行了一系列实验研究即耶鲁计划,并于 1953年出版了《传播与说服》一书。在涉及传播者的可信性问题时,他们的假设是:不同可信度的信源将影响受众对传播的感知和评价方式,也影响受众的意见和态度改变的程度。

  卡尔•霍夫兰和卫斯(Walter Weiss)设计了一个系列实验,对两组大学生进行完全相同的传播,传播内容涉及四个话题。对一组对象说明这些内容来自高可信性的信源,而对另一组对象则告知来自低可信性的信源,并对每个话题的观点都使用正反两个版本。研究者分别于传播前、刚结束时和结束一个月后对被试对象进行问卷调查。结果,首先确认了被试对象对信源可信性高低的观点与研究者是一致的。随即发现,被试对象对来自低可信性信源的信息内容,被评价为“不公正”、“不合理”,这一点验证了研究的假设。但是,四周后再次调查时,却发现高可信性信源带来的传播效果降低了,而低可信性信源的效果却在上升,甚至最初的负效果正转化为延迟的正效果。

  霍夫兰最终的结论是,信源对传播效果的影响,在即时效果上更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差异逐渐缩小。也就是说,从长远看,不管受众感知的信源如何,他们从传播中得到的信息内容是一样的,信源可信性的影响仅限于受众对传播的接受动机。这即是所谓的睡眠效应。



广告中的睡眠效应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睡眠效应
       对于广告效果,人们寄希望于传播过程中向消费者施加魔弹般的影响力,击中受众的购买欲望。富有影响力的手段就包括借助高可信性的信源,有名望的媒体和有吸引力的代言人,都成为广告主选择的上策,但结果的却是亦喜亦忧,其中不乏睡眠效应的表现。
       (1)重金打造的名人广告,起初确实创造了轰动效应,极大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广告主采用此策略,受众开始出现了见怪不惊的“审美疲劳”,不再相信“听我的没错”式的简单告知。况且,信息超载环境下的受众早已变得忙碌而又健忘,名人广告见多了,难免张冠李戴起来。这样,就使得广告不得不靠不断地重复来强化效果。同时,广告主选择声望高的媒体,也是看中了其受众接触率高和可信性高,但广告看多了,受众也会将媒体内容与广告分离,其广告投入换来的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效果。
  (2)有时一些广告发布后业内人士批评其平庸的创意,受众反映其乏味甚至反感,指责牵强的情节,拙劣的表现,蹩脚的名人登场等,总之,是不好看的广告。但奇妙的是,也许当广告主还在为广告反响不佳懊恼时却惊喜地发现,广告产品的销量却在上升。挨骂的广告居然也能卖产品?广告主无心之下栽了一根“刺”,却意外开出了花。这就要归功于睡眠效应了。


睡眠效应的原因 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霍夫兰前后,其他一些研究者也印证了睡眠效应的存在,但对睡眠效应的原因却一直缺乏解释的力度。一般多限于霍夫兰所说的“人们往往记住了什么,而忘记了这些内容是谁说的”,认为高可信性的降低是遗忘造成的,但对低可信性效果由低到高的“复苏”却很少提及。这里,我们以劣质广告中的睡眠效应为例,探究其中的原因。

(1)广告偏好不等于产品品牌偏好

尽管已经证实,广告偏好与其推介的产品品牌偏好之间存在着正相关,但却不是惟一的相关。广告偏好只是人们看广告时产生的评价和情感反应,它明显影响着产品品牌偏好,因喜欢广告而对产品产生好感的情形普遍存在。但是,产品品牌偏好的形成除广告偏好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诸如购买经历、他人的口头推荐、群体影响、产品自身特点、销售方式等等。直接地说,消费者看广告时可能仅仅在评价广告的好看与否,而在对产品购买决策时进行的却是利弊的权衡。

能引起厌烦的广告至少说明被注意到了,遭到异口同声指责的广告有很高的品牌回忆度,有利于进入人们购买决策时的选择域。当产品带来的实际利益高于广告引起的情感好恶时,睡眠效应可能发生了。包含两部分:一是由广告唤起的直接情感,一是对广告信息的认知评价。前者是对广告本身的好恶,可能涉及广告画面的优美、形象的可爱、声音的悦耳,甚至色彩的艳丽等,总之,是广告中一切令人赏心悦目的因素。而认知评价上的广告偏好,则主要指向广告信息的可信性,对广告展示中的信息产生支持意见或反对意见。诸如:“那个明星的表演真做作”(情感反应)和“说这东西能让人马上长高纯属骗人”(认知感应),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假如观众讨厌广告,只是否定其中的一些与情感反应相连的因素,而认知反应并不是反对意见,那么,睡眠效应的发生就有道理。那些引起了认知上反对意见的广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不是所有令人讨厌的广告都有睡眠效应。

(2)时间对信息源的疏远和其他信息的注入

受众对广告的好恶评价更多地具有即时性,随广告展示而产生,但对产品的购买意向和行为却往往是迟效性的。从看广告到决策购买期间,一方面是时间的间隔会使作为信息源的广告被逐渐疏远,当初否定性的情感逐渐淡化;另一方面,这期间会不断有新信息的注入和参与。例如,该产品其他方式的促销宣传,尤其是新产品的鼓励试用、老品牌的有奖销售、消费者之间的相互等都可以作为新的信息源而冲淡广告中那些令人讨厌的成分。特别是一些高参与度的思考型产品,本身就偏重依赖理性的判断而非情感的喜好,来自其他途径的信息就更受重视。

(3)因购买经验和品牌忠诚而忽视对广告的消极反应

按照心的归因,消费者评价广告时会利用自己的经验进行主观的解释。假如对某品牌持固有的好感和重复购买的忠诚,看到它的不太令人满意的广告,就可能解释为“谁给他们设计的广告,水平太差了!”“这个演员就是为了挣钱”“干嘛找他当代言人?”品牌偏好本来就是由信念和不能用理性解释的偏爱构成的,反过来用品牌偏好看待广告时就会做出将广告与产品相分离的解释,这也是对自己一贯的购买行为的支持。

例如,著名的卡夫食品公司在推销奶酪时,说“含有与五盎司全脂牛奶同样的钙质”,被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判定为误导性广告。卡夫公司委托纽约大学的杰克布·杰克比教授对消费者进行调查,调查者在电话中告诉被调查对象:“虽然卡夫每片奶酪都是由五盎司牛奶提炼而成的,但它只含有五盎司牛奶70%的钙质。”随后,问他们得知这一消息是否还打算购买产品。结果96%的人表示仍然会买。这个调查证明广告并没有改变人们固有的品牌偏好。

国内有一个产品所做的广告曾在网上被评为十大最差广告之一。可很多购买者的理由是“别人用了都说效果挺好”,这是购买经验带来的睡眠效应。



「三打理论」+「睡眠效应」的媒体营销效果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睡眠效应
       「三打理论」说连续的广告曝光可以增加消费者的记忆程度,透过告知、重复以及回忆,让消费者能够清楚地辨认讯息并且产生记忆,达到媒体营销的目的。而其重点“三”并不一定是指一个实际的数值,而是阐述广告讯息量适中即可,过量的重复广告讯息可能产生消费者有意识地去过滤的行为。
       「三打理论」与「睡眠效应」都是一种概念性的心理学、媒体营销原则,然而当这两个理论效果放置在一起时,却也出现有趣的谬论。就是基于「三打理论」要重复曝光,「睡眠效应」消费者会渐渐忘记来源的可信度,而仅仅记得讯息内容。因此如果广告主营销者在短时间内利用争议或者轰炸的手法、重复曝光,尽管其讯息质量并不一定良好,然而在一段时间之后消费者多记得其内容,甚至有时会朗朗上口,却不一定会记得广告主是谁、广告主的可信度,久而久之也就提升对其的感觉,认为是听过的牌子。
       这也难怪有些平凡的广告、媒体营销方式因为重复讯息播送而让人印象深刻。尽管有些案例的讯息质量不佳,然而随着时间过去,消费者可能早已将其广告主与其他知名品牌广告主混合,搞不清楚谁是谁,反倒让知名品牌为其作嫁。


意义及思考编辑本段回目录

       技术的发展会促进广告传播方式的不断演变,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会衍生出越来越多的广告传播方式,新的传播方式必定是能够为企业节省广告费,给消费者带来方便。在传播学受众的进程中,关注说服方式对受众态度改变的有效性,亦即寻找增进传播效果的魔力要素,是自经验功能学派以来一直令人感兴趣的论题。
    今天的商业广告传播,人们对广告效果的期待,与早年盛行的“魔弹论”很相似,但结果却难遂人愿。这使我们有必要对当今广告传播效果研究做出新的理解和思考。


观点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显示了广告与受众的行为与产品销售业绩之间的复杂关系。其复杂程度是市场中的实证所难以把握的。
       尽管睡眠效应有了种种存在的理由,但它说到底只不过像似有一种被动的广告效果。我们要认识它的存在,但不能指望它的出现,更不能成为平庸粗糙的广告创意的借口,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毕竟可遇而不可求。让广告尽可能地为产品促销服务,才是广告人的目标。


历史故事编辑本段回目录

历史故事历史故事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美国对现役军人播放一些战争教育电影,想提振美军的士气,让他们产生很强的参战欲望。他们在这些军人看完电影之后,立刻进行了测试,结果令电影拍摄者大失所望。因为这些美军竟然完全不被电影所影响,他们并没有因为看了电影,而产生任何感动或参战的冲动。反思原因,应该是因为美军在观看电影之前,就事先知道这是一部战争教育片,用来影响他们、教育他们用的。因此在观赏电影之前,美军就已经建筑了一道无形的心墙,纵使那部电影拍得多么血腥,多么震撼,又多么的令人气愤,这部电影的讯息完全进入不了他们的内心深处。
       可是,有趣的来了。他们对同一批美军,在几个月后又做了一次调查,结果发现,大家搞错了,电影并不是没有进入美军的内心深处。它,早就进来了!
       第二次的调查结果显示,许多美军开始莫名其妙的产生了强烈的战斗欲望。心理学家认为这应该是几个月前的电影效果,他们开始研究为何这战斗电影的效益,要到几个月后才会出现,并且,这些美军不知道他们的战斗欲望是因为这些电影所造成的。他们以为已经拒绝了美国政府的强迫“推销”,但其实美国政府早就已经成功地钻入窜入他们的内心。
       后来心理学家发现,当下这些美军对电影制作者(或许是他们的祖国美国),有着太深的既定印象“美国就是要催眠我、叫我打仗”,所以不去相信电影的震撼画面。但是过了几个月后,电影的震撼画面的记忆,比对电影制片者的记忆,撑得还要久,以致于最后美军只记得那些震撼画面故事,忘了到底是“谁”给他们那些震撼的画面与故事,这些电影也终于在几个月后,成功达成了他们当初设定的目标。


相关理论编辑本段回目录

        睡眠效应作为一种有趣而反常的现象,引起一些社会心理学者极大的兴趣。他们讨论睡眠者效应的本质,并试图对其发生的原因做出解释,并产生了以下一些理论。  
        1 媒体新奇性假说(Media Novelty)Peterson 和 Thurstone 认为睡眠者效应产生的原因是媒体的新奇性。
        2 信息源-信息记忆假说(Memory of the Source Versus Message)Hovland 等认为,睡眠者效应的原因在于,个体对劝说信息的内容与信息源的不同记忆,信息源比信息内容更容易忘记。Hovland 和 Weiss 随后做了一个实验来验证他们的假说。结果发现,有折扣线索组产生了睡眠者效应,但是并没有遗忘信息源。研究假说没有得到验证。
     3线索分离假说(Dissociative Cue Hypothesis)Hovland 和 Weiss 在实验的基础上对原有假说进行修正,提出了新的假说。他们认为,态度形成的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发生了变化。在立即测试时,个体的态度既受信源和信息内容的影响,而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的测试中,态度主要受信息内容的影响,而不受信源的影响,虽然个体还记得信息来源。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容和信源进行了分离,这是睡眠者效应产生的根本,而不在于是否能够记忆。Kelman, Hovland 对线索分离假说进行了验证。实验先给被试看一些评论文章,评论文章要求极度地宽恕少年犯,然后在当时和在三周后分别测试被试对评论文章的态度。被试被分成三组:信源可信性度高组,信源可信度低并且强调信源和信息内容间的联系组,信源可信度低并且不强调信源和信息内容间的联系组。结果发现,只有第三组出现了睡眠者效应,原假设得到支持。
     4 差别衰退假说(Differential Decay Hypothesis)差别衰退假说提出,在对劝说信息和折扣线索进行编码时,二者被编入不同的记忆系统,前者进入语义记忆系统,而后者被编入情景记忆系统。语义记忆以一般知识为参照,可有形式结构,比较稳定,不大受干扰,提取也比较容易。而情景记忆以个人经历为参照,以时间空间为框架,易受干扰,所存储的信息常被转换,不易提取。由于语义记忆和情景记忆的性质,情景记忆衰退更快一些。当折扣线索的影响衰退得比劝说影响快时,睡眠者效应就发生了。
       5 有用性-有效性假说(Availability-Valence Hypothesis)有用性-有效性假说基于长时记忆的激活扩散模型(Spreading Activation Model),更详细地解释信息编码在态度改变中的作用。该假说认为,个体是能动的信息加工者,他们的态度判断由他们何时以及如何加工信息所决定。
有用性-有效性假说认为,睡眠者效应的产生基于两个因素:在信息编码的时候分别由劝说信息和折扣线索所形成的两个联想集;由两个联想集之间的联结所决定的态度判断。在接受折扣线索后,由于折扣线索的新近性,其有用性比较高,有效性也就随之比较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折扣线索和劝说信息的新近性都有所下降,折扣线索集和劝说信息集之间联系减弱,而劝说信息的联想集内部的联系可能增强,若劝说信息内的联结超过与折扣线索集的联结时,劝说信息的有用性增强,从而影响态度的改变,睡眠者效应就产生了。
    线索分离假说、差别衰退假说和有用性-有效性假说是对睡眠者效应的解释中影响比较大的三种理论解释。线索分离假说只强调分离,即劝说信息与折扣线索之间的联系,认为时间因素使两者的联结的减弱是产生睡眠者效应的根本原因。而有用性-有效性假说则不仅关注两个联想集之间的联系,而且也关注劝说信息集内部的联系,认为当劝说信息内部的联结大于劝说信息集与折扣线索集之间的联结时,即劝说信息不再受折扣线索的影响时,睡眠者效应就会产生。差别衰退假说和有用性-有效性假说都与记忆、认知等因素联系,更深入地探究内部机制,但差别衰退假说强调记忆的编码,而有用性-有效性假说强调与长时记忆的联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线索分离假说和差别衰退假说中的劝说信息和折扣线索是单一的孤立的信息,而在有用性-有效性假说中,信息都是以集合(network)的形式出现的。

 

附件列表


合作编辑者: sunshangxiang  

词条名称:睡眠效应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斯塔齐的“NETAPPS”评估模型 下一篇施拉姆公式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2

收藏到:  

  

相关评论

查看更多>>
  • 匿名
  • 验证码: 换一个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

词条信息

admin
admin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sunshangxiang
sunshangxiang
品牌实习生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 浏览次数: 10138 次
  • 编辑次数: 8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10-08 16:56:34

相关词条